Hubert Wang

I am
Hubert Wang

Wechat Official Account
Find fun things here!

《生命式》

虚无主义的村田沙耶香

村田沙耶香作品裡充滿了對世俗和個人關係的掙扎與糾結:世之“常理”在不斷碰撞每個人的三觀與認知;這股力量如此之大,讓人本來堅定的認知變得脆弱易碎。那些繼續堅定著的小眾被大眾粗暴歸納為另類,而不得不忍受世俗的眼光。

諷刺的是,“常理”不是一成不變的,大眾認知在不斷變化:可以讓本來敵對的世俗成見突然站到你的這邊;可怕的是,也可以讓你本來以為對的認知突然被打入深淵,成為民眾的敵人、世界的敵人、過去的自己的敵人。

村田應該是徹底的虛無主義信奉者,而我更相信存在主義。我可以理解村田所描述的,那種面對世界變化的無力感,卻沒辦法帶入文章裡的絕望感。世界的變化和與之而來的個人選擇這些事本身,在我看來正是存在的意義和活著的意義。這些選擇從來不是無用的,生命也正因滿懷責任感和深思熟慮之後的種種選擇而有價值。

我的現狀是因為過去的選擇,而我的未來可以由現在的選擇來決定。存在主義不一定比虛無主義更“正確”,但是可以讓人展開思觸感受當下,並樂觀地對未來滿懷希望。 😄

村田沙耶香 標籤:虛無主義者, 腦洞奇思,悲觀,少數群體關懷。
村田沙耶香 話題:食人肉,人體材料、未來食品、性態度、同性戀、新家庭形式、童話、SM 奴、初次自慰、出軌、多重人格。

以下是書摘:

生命式

然而,也就從那時起,人類開始逐漸轉變。

人口極速減少,一股『人類是否就此滅亡』的焦慮支配了世界。這樣的焦慮,讓『增加人口』成為一件愈來愈正義的事。

我們花了三十年時間一點一滴改變。比方說,『做愛』這詞也已經沒什麼人用了,現在,以懷孕為目的的交配行為『受精』成為主流。

還有,有人死掉的時候也不舉行葬禮,但因為國家出錢輔助的生命式在費用上便宜許多,幾乎所有人都改舉行生命式。

在生命式上,男男女女一邊吃死掉的人,一邊尋找『受精』的對象,配對成功的兩人就會當場離開會場,找地方去受精。從死亡中誕生的生命,秉持這個宗旨的生命式,正好滿足了人類在潛意識中對繁殖的執著。

我總覺得最近的人類愈來愈像蟑螂。蟑螂也會吃同類的屍體,我還聽說母蟑螂會在臨死之際大量產卵。話說回來,人類也從很久以前就有吃掉死者作為憑弔的民族,並非突然產生的習性就是了。

……

正如山本所願,大家笑逐顏開。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山本會被作成這麼多種類又這麼豪華的大餐了。

所有料理在掌中擺上餐桌,山本妹妹說:『來、開動吧。 』

『那我們就不客氣了。 』

『山本兄,那我要想用囖。 』

眾人雙手合十,生命式就此展開。

『你也吃點啊,池谷小姐。 』

被這麼一說,我便在最旁邊的位子坐下,往自己盤中裝了許多山本肉丸。

『咦?池谷小姐不是排斥吃人肉的嗎? 』

比我晚一點進公司的女生對我投以疑惑的眼神。 『不是的,其實我很喜歡吃,只是體質吃肉容易胃酸過多而已』,我這樣說著,伸手拿起筷子:『不過,今天是很清爽的雪見鍋,我可以吃很多。 』

將吸收了滿滿湯頭的肉丸放入口中。

一口吃下整顆熱騰騰的肉丸,輕輕咀嚼。

飽含的肉汁瞬間湧入口中。伴隨淋在肉丸上的柚子汁帶來的適度酸味,再配上蘿蔔泥的口感,那比牛肉或豬肉味道更濃,但又沒有山豬肉那麼腥,散發濃醇肉味的肉丸在嘴裡擴散。

……

穿過正在受精的人群,我一邊踢著海水,一邊往更深處走去。

月光下,受精的人們交纏的身體看似植物。我就在這片泡在海中的白木森林裡前進。

走到海水及膝的地方,我脫掉牛仔褲,從瓶子裡掬取白色液體,緩緩塞進體內。

精液從指尖滑落。

山本的生命,從那間屋子裡的火鍋中朝海邊、朝世界散播。

或許將出現某種奇蹟,我會就此受孕也說不定。就算不會,這個精液交流的世界也有種說不出的美。

在海邊潮聲的包圍下,精液從我的雙腿間流淌。滿載生命的水輕撫我的大腿。

在這顆度過了漫長時光的星球上,現在存在的僅是這世界的某一瞬間。在這正確得不能更正確的正常中,我的身體吸取了精液。

有生以來,我第一次融入正常的世界。沾染了不停變化的這個世界的顏色,成為那一瞬間色彩的其中一部分。

夜深了,天空與海呈現一片漆黑。我的肉體緩慢吸收山本的生命,成為與山本融合為一的生命,雙腿泡在令人懷念的水中,閉上眼睛。海潮聲持續撼動正在受精的我們的鼓膜。

美妙的餐桌

『是喔。 』

我隨口答腔,從冰箱裡拿出水來想喝。 Happy Future 的包裝袋在冰箱裡排排站。我取出礦泉水來喝,一邊想著,丈夫和妹妹到底有哪裡不一樣。

妹妹的人生已經沒救了嗎?看在一般人眼里或許是這樣吧。丈夫之所以堅持吃 Happy Future 的食物,是因為他認為那是成功者的食物,是『美好生活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看著這樣的丈夫,我覺得很有趣。似乎只要是食物愈貴,他就愈甘於被騙。我曾聽說比起詐騙一百元,詐騙一百萬更容易,看到丈夫這樣,我想那說法也許沒錯。嚮往『更上一層樓生活』的心情,讓丈夫樂於喝下水藍色的飲料。雖然因此家計拮据,看到開開心心喝下水藍色飲料的他,我不知道為何覺得很爽快。

丈夫相信這個世界,對這世界獻媚。從他身上我感受到一種單純。或許我就是喜歡他這個性,才會跟他結婚的吧。

……

『我想他大概被那講座影響了。我老公他很容易受別人影響。 』

丈夫總嚮往『更上一層樓的生活 』,動不動就被打著這幌子的學習會或講座欺騙。參加費愈貴的愈容易騙到他,我猜他今天也付了高昂的聽講費。丈夫依然一臉陶醉地繼續往下說:

『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,以一天三餐計算,總計一年用餐一千零九十五次,這些全都是學習的機會。利用這一千零九十五次機會不斷學習異文化,這就是成功的訣竅。餐餐只吃同樣東西的人,等於一直在錯失這樣的機會啊。 』

『喔……』

無視幸繪女士的困惑,丈夫伸手拿起小碟子。

『哎呀,看上去真美味。整張餐桌像是在發光呢。這塊像麵包的是什麼? 』

『啊、那是魔界都市東帝拉斯的……』

妹妹急忙跑上前。

『哎呀,是久美親手做的料理嗎?這可真棒,我能吃一個嗎? 』

『嗯,是可以啦,就怕不合你口……』

『不合口味也要吃。這樣的人才能豐富自己喔,久美。 』

丈夫眨了眨眼,妹妹要笑不笑地坐下來。

椅子被丈夫坐走的我,在廚房裡的凳子上坐下。總覺得有點害怕靠近餐桌了。

『我第一次看到這種東西,好像很好吃! 』這麼說著,丈夫在魔界都市東帝拉斯的主食麵包上抹了小毛蟲的甘露煮,再蓋上 Happy Future 的干燥冷凍蔬菜,拿起圭一的百事可樂。

『看!這正可謂文化融合!這一餐不知道能讓我學到多少新文化呢! 』

丈夫將麵包對折,咬下交疊得亂七八糟的食物。

『唔嘔……』

幸繪女士用手帕摀住嘴巴。

丈夫口中,有魔界都市東帝拉斯的麵包,有毛蟲,有 Happy Future 食品,還有百事可樂。我也湧上一股想吐的感覺,忍不住別開視線。

眾人鐵青著臉凝視丈夫,只有他自己一點也沒發現,依然微笑咀嚼食物。

丈夫開朗的聲音響遍屋內。安靜的屋內,礙耳的咀嚼聲縈繞鼓膜不去。

『怎麼會有這麼美妙的餐桌!太好吃啦! 』

我們用看怪物的目光,注視再次咬上手中食物的丈夫。

兩人家庭

『我們如果沒有一起生活的話,人生不知道會變怎樣。 』

『誰知道呢。不過一定還是一樣啦,說些無聊的話,為了可恨的小事爭執,即使如此日子還是過得去。 』

『嗯,說得也是。 』

住在一起這件事,對我們而言產生了什麼呢。雖然不知道,但芳子決定菊枝若是死了,就由自己擔任喪主。不是菊枝至今任何一任戀人,就是自己,唯有這件事是肯定的。

『雪再這樣下去,回家掃雪就麻煩咯。 』

『是啊,所以你趕快回去吧。 』

嘴上說得無情,聲音卻有一點沙啞。大概是被菊枝聽出來了吧,只見她笑著說:

『我很快就回家了啦。那是我們的家啊,怎能讓你一個人想怎樣就怎樣。 』

雪下得愈來愈大,窗外已是一片雪白。 『好美喔。 』菊枝這麼說著,像個孩子似的朝窗外探身。就在這時,藍色的筆記本從滿是皺紋的手中不小心滑落,像長了翅膀似的,翩翩降落床底。

END

472
TOC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