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bert Wang

I am
Hubert Wang

Wechat Official Account
Find fun things here!

Victim In Me《生吞》

生吞是郑执的长篇悬疑小说,也是我读的第一本郑执的作品,觉得“东北文艺复兴三杰”里郑执其实跟双雪涛和班宇很不一样,郑执可以是彻底黑化的,有一种反正都破了不如直接砸碎的狠劲儿。他不给你埋希望,可能是他早就想明白了埋希望也没啥用,且很多时候文里埋的“希望”的象征意义还没有它作为收尾范式的实用意义高。所以我们才能在这本小说里看到上天对他们那么残酷的秦理和黄姝,和他们周围的人对他们比上天还要残酷的行径,并在现实生活中不断发生。

熬了个大夜到凌晨4点过看完整本书,根本放不下来,还写了个豆瓣长评收拾心境:

只有秦理和黄姝敢下到防空洞最深处,因为他们不畏惧黑暗,他们在黑暗中看到了水流反射电筒的光,他们就是光本身。可惜那些真正的善只能行走于黑暗之间,可鄙之人却能在白昼里招摇;秦理和黄姝经历黑暗终于到了出口,铁门却是由榨干他们每一寸价值的另外三个人去打开。
 
冯雪娇因为自私换工位导致秦理失聪的惨剧,高磊因为家族生意、“我”(王頔)因为高考加分栽赃秦理让他被锅炉炸伤之后甚至拿不到学校的赔偿…小说里每个最终获得好结局的人,都以秦理的血肉换取好处,生吞莫过如是。在现实生活中不断学会“技能”过关斩将的你和我,又生吞了多少他人的血肉呢?
 
更悲哀的是人是天生就是特别擅长原谅自己的动物:警察冯金国最终也没有对被他误判冤死的秦天说声对不起;三人组不是不想打开日记,也只是不敢罢了。内心有愧的人看到光亮只会觉得自身更加龌龊不堪。而消灭愧疚感最佳的办法莫过于烧掉,冯金国烧掉的录像带、燃掉的香、三人组烧掉的日记,都是消除罪恶感最好的办法;反看那个收集了女主衣物单纯因为“真香啊”的人,也是那个说了真话“你就是把衣物给我的人”的人,却被所有“正常人”认为是疯子。
 
最后一章的《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》真是最符合主人公心境的歌了:是啊,“我”王頔,“曾经”也想过投身最纯良的那片天地,可在听这首歌的“我”,似乎万幸最终没有选择“一了百了”,而是聪明地选了“不了了之”。只要把心里最黑暗那块地儿镶上花边儿,配上这首曲子,流几滴自我感动的泪水,所有的罪孽就都瞬间消除了呢。哦对了,还有那包蓝色包装的纸巾,拿来擦拭泪水岂不是物尽其用妙极?

我可能得快速过一遍《人生海海》,再多看看罗兰罗兰来对生活继续保有热情:"Il n'ya qu'un héroïsme au monde:c'est de voir le monde tel qu'il est et de l'aimer."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。

755
TOC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