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bert Wang

I am
Hubert Wang

Wechat Official Account
Find fun things here!

Thoughts On Las Vegas 拉斯维加斯漫游记思

反战的翻转

出发前看到 CIRCA ,三月的艺术家作品是 Yoko Ono。第一次听这名字搜索发现影响力远比作品传奇,因为疑似拆散 Beatles 和上位 John Lenon 被众人骂,但是却一直在反战最前线,忽然之间就成大势所趋了,这是反战的翻转之一。

之二是赖声川《暗恋桃花源)))》里的人物,江滨柳经历东北战事,战争是那代中国人共同记忆里的痛。但是俄乌局势下一边倒,包裹“地缘政治”外衣的法西斯思想,不知道是忘记了记忆里的共同创伤,还是在用一种诡异的方式弥补创伤。前后对比为翻转之二。

秀和杂技

周六晚去看了 O show 很震撼,中世纪的服装、舞台架构、剧情的并行、穿插的小丑形象哑剧转场,和我最爱的中世纪穷小子贯穿始终,让人的部分和神的部分交叉、对比、冲击。

有意思的是观察到掌声最热烈的时候,往往是杂技表演高难度动作成功的时刻。最热烈的情景之一是四个亚洲面孔的女演员下腰叠罗汉在一起,酷似之前在某个酒店看到的杂技叠罗汉雕塑。感觉不美,只是单纯追求扭曲的感官刺激还得强装笑容。秀和杂技的区别到底在哪呢?

情色的艺术性

去看了Atomic Saloon Show,喜欢它远胜过 O Show。从建筑的造境,到 callback 的精妙结构(用年轻肉体舞蹈掀起欲望、老年肉体滑稽表演 callback 掀起欢乐高潮),到结尾混战里高难度 punch + dance 暴力美学的和谐展现,穿插着电影手法调整秀的节奏。简直是情色艺术化的启蒙了。

回程飞机上扫波拉尼奥《重返暗夜》,《拉罗神父的预想》这一篇把情色艺术化无限展开。文中的“我”母亲是情色片女演员,最出格的一次是怀胎八月拍带有母性情节的片子。夹杂在历史背景下的情色片导演,用片子反抗大时代的压迫,给“我”以回溯历史之眼。

无声的对抗

朋友上赌桌输了钱,荷官永远面向财神位,连输几局就换人,酒店布局顺从风水,疫情期间降低赔率…… 玩家与庄家的抵抗在进入赌场的一瞬间就已经无声地发生。这甚至不是一场公平的游戏,不管是在物质还是精神层面。带着“玩家”心态来的人自以为是来做皇帝消遣人生,实际是包裹着精致皮肤的另一个资本碾子,把人用剩余价值换取的零星硬币也无情榨干罢了。
(但是还有美食呀!)

606
TOC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