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bert Wang

I am
Hubert Wang

Wechat Official Account
Find fun things here!

《闭经记》

我就是赤裸裸的我,
不做伪饰。
——伊藤比吕美

感想

伊藤比吕美的文字,和酷暑里吃下冰镇西瓜正中无籽的那口一样冰甜。这是一个炽烈又坦率的老人,写的一点不在乎谁看得到、写给自己;又乐于说给人听(如果那人想听的话,绝不掰着你头讲给你听)的一本书。

是本开视野的书,不是比吕美的话,我绝不会想到处理后事会繁琐、唱片真能被听烂、阴道口会闭合和白色的阴毛。也不会有读这本书的时候那么多次会心一笑、拍桌大笑、或者苦涩与悲。

摘录

MG (孙的日语缩写)真是一种神秘的存在,从每一个深奥的层面声张着自己的存在。而我自己的 MG 将要诞生,他存在着,却又无迹可寻,像个气味十足却不出声的屁。
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张唱片——吉田拓郎的《人这种东西》,接着买了《我一切都好》。这两张唱片几乎被我听烂了。“听烂”这个词在这里是真实描述,并不是比喻。当时那种大唱片真的会被唱针划穿,变得破烂不堪。
Kombucha 养在广口瓶里,所以名字叫瓶瓶。… 瓶瓶的旁边,是我最近开始做的盐米麹,名叫小麹。
“运动方式不对”,“坚持下去才能瘦”,“能量转化成了肌肉,肌肉比脂肪重”,“更年期后的妇女瘦不下来”。最多的答案是,“饭量超过了运动量”。 老子吃得并不多!我冲着电脑屏幕吼。 … 我家每餐基本搭配是米饭和配菜,有大量蔬菜,调味清淡。我喜欢白米饭,然而并不会一次吃几碗。我喜欢甜食,但有节制。奶油包?我喜欢啊,并非每天都吃。啤酒是戒不了的,一天只喝一瓶。 什么?这就是原因? 我立刻去搜索了啤酒的热量。我喜欢口味浓郁的,一小瓶大约200千卡。唔……不算少。两瓶喝下去就是400千卡,三瓶600.莫非红茶菌也是肥胖元凶?毕竟为了发酵,里面放了大量砂糖。而一节尊巴课消耗的热量,不到500千卡。 去他的!(掀桌)
我很犹豫,现在也没拿定主意。不过可以想象一下,一个浑身漂亮肌肉、散发着男性汗臭的男教练在前面领舞,一群正处于更年期的女人,不不,一群几年前就过了更年期、现在正为骨质疏松而担忧的女人,跟着“你想要我吧?我也想干你啊”之类的歌(我翻译的),疯狂地扭着腰,也许对欧巴桑来说,这种光景才是真救济。
和服啊,我只记得二十岁时穿过。温泉旅馆的浴衣倒是没少穿,但浴衣不能算和服,顶多是睡衣。我这辈子一直坚信,不用在穿上花很多钱,无论穿什么我都能活得自在又快乐。然而没想到,前不久我的心底深处“砰”地一下子,燃起了一个小火苗,是业火。女人这种存在啊,生生世世终究要深陷进这样一个美丽目眩的世界,只是迄今为止我一直不知道而已。我原本打算把母亲的和服送给别人,燃起的业火让我心念一转,现在都自己留下来了。
开始五分钟后我就后悔了,头脑里只有杂念。 和尚说,有杂念没关系,任其流转就好,门有两扇,打开一扇门,把杂念放进去,开启另一扇门,把杂念放出来,便是坐禅的大体感觉。我的两扇门始终敞开着,关不上。杂念呼啸着涌进来,嗷嗷叫着从另一扇门里出去了。
拉开壁橱,里面堆满了被褥,每种花纹我都熟悉。母亲从这个家中消失八年了,以前一拉开壁橱就能闻到的母亲气息,如今也淡去了。
有一天我对老人们说,如果柴田丰能写,那我们也能写呀。于是,让老人们写了诗。 我提议说,诗的第一句,就用“我从前”几个字吧。几个老人马上顺畅地接着写了下去。我永远记得看到她们诗时的感动,“我从前驾驶着一辆二吨卡车”,“我从前像向日葵一样耀眼,他说”。这些思考能力逐渐退化、事情隔周即忘的老人,此时从心底深处涌出了诗句。
1880
TOC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